伊人亚洲综合影院首页

跟随着戴安娜走在石板路上,费舍尔不得不感慨这些亚马逊人真是太伤风败俗了,太让人受不了了,大白天就晃着兔兔忙碌着自己的工作,甚至还有在练习竞走的亚马逊女战士不着片缕。

“你,为什么要捂着嘴弯腰走路?”戴安娜好奇的看着身后别扭的费舍尔。

“这个,戴安娜,你要知道,在我们外边,男女是有别的,所以我们还是换条路参观吧!”

虽然不明白费舍尔到底在说什么,不过看到费舍尔这么别扭的样子,戴安娜还是换了一条小路,带着费舍尔去参观她们每天的日常活动了。

“你说来了一个带着神性的男人?”挨了戴安娜一发能量冲击的安提普奥好歹也算是一个半神,没那么脆弱,听到自己的姐姐一说,立马从床铺上翻了起来,准备去一探究竟。

“他可能是阿瑞斯派来的!”

“不,应该不是!我在他身上没有感觉到阿瑞斯的力量,而且这是宙斯设下的结界,他不可能靠近的!”

“我还是不放心!”安提奥普穿好衣甲,推开训练场休息室的房门,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你们每天都要训练到天黑?”看着一队彪悍的亚马逊女战士左手圆盾右手短剑在训练场叮叮哐哐的互砍,火星子四溅,费舍尔就不由得想到了他在欧洲看过的无限制女子格斗,都是一样的,嗯,给力!

“戴安娜!”一声中气十足的女声传来,两人转头看去,发现一个威严的女战士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

“安提普奥!”看到对方没事,戴安娜不由得上去热情的抱住了对方。

“你是?”和戴安娜聊了几句后,安提普奥就用审视的眼光看着费舍尔。

红衣女孩青涩的样子

“费舍尔亚当斯,一个路人而已!”

“那你为什么会来到天堂岛呢,费舍尔先生!”

“本来我是去炸了奥斯曼人的基地,还打伤了德国将军,救了我的战友,但为了掩护他们撤退,我留下阻击敌人,之后我抢了奥斯曼人的飞机,一路迷航飞到这里的!”

“你是个战士?”

“差不多,我当过舰长,还是飞行员,又干过坦克兵和步兵!勉强算是个战士!”

看着费舍尔讲述自己战绩轻描淡写的样子,安提普奥不由得肃然起敬,对方是一个身经百战的战士,这就值得自己尊敬了,而且她也细细的观察了,发觉费舍尔不像阿瑞斯的走狗。

“你说战争?现在外面的世界在爆发战争?”一旁当背景的戴安娜听的云里雾里,不过她倒是注意到了战争这两个字。

“呃,对,一场两个军事集团为了终结一切战争而发动的终结战争,不过它最后也没终结个什么……”

“这一定是阿瑞斯干的!”戴安娜兴奋的转身,看着刚刚赶来的女王,“母亲,阿瑞斯又在为祸人间了!”

“???”费舍尔突然觉得这姑娘是不是还没有经历社会的毒打,还是被她妈和姑姑洗脑太深,虽然阿瑞斯本人还活着,但一战打起来怎么也轮不到他挑拨离间吧,那怕普林西普那一枪没打响,也会有普林东普或者普林北普打的。

“不不,这和阿瑞斯没关系,究其原因是两个军事阵营因为殖民地瓜分还有种种因素打起来的!”费舍尔还想解释一番,但是已经自认使命感深重的戴安娜已经认定,这就是阿瑞斯干的!

“安静,戴安娜,让费舍尔先生说完!”女王现在一听到阿瑞斯三个字就头疼,瞪了一眼戴安娜让后者闭嘴。

“其实,这场战争还要从奥匈帝国开始说起!”接下来,费舍尔就化身历史老师,给在场的所有人讲述起了各国的恩怨。

讲了数个小时后,口干舌燥的费舍尔接过一名亚马逊战士递过来的水瓢,美美的喝了一大口水后,才舒了一口气。

“这就是一战为什么爆发的原因!”

“那么这个普林西普一定是阿瑞斯!”

我t……费舍尔忍不住抚额长叹,你这对阿瑞斯是有多深的仇啊!

“而且你也说了,这场战争已经死了数百万人了!”

将来会有死的更多的二战,而且还是你干掉了阿瑞斯之后爆发的!

“母亲,请允许我和费舍尔先生一起离开,去消灭阿瑞斯!”戴安娜看到费舍尔默不作声,以为对方同意了自己的意见,向一旁的女王请命道。

我没同意……而且我还想住几天!

“够了,戴安娜,让费舍尔先生休息休息吧,安提普奥,你送费舍尔先生回去,戴安娜,跟我来!”女王也是意识到自己从小给女儿灌输思想灌输的有点极端,只能无声的叹口气,然后带回去继续教育。

而在另一边,护送费舍尔回去的安提普奥倒是试探性的问起了费舍尔身上的神性。

“费舍尔先生,你的先辈有众神的血统吗?”

“没有吧!”费舍尔仔细想了想自己家的传统,据说最早的亚当斯是西部当黑心资本家发的财,还干过贩黑奴的事,不过家里倒是有当兵的传统,他的便宜太爷爷打过二战,爷爷打过越战,便宜老爹在海军睡过舰队司令的女儿来着,这怎么都不像有神血脉的吧!

“那你有没有察觉到自己的与众不同?”

“呃,你是指这个?”费舍尔停下脚步,举起右手,一抹金色的灵能火焰冉冉升起,而费舍尔释放出灵能火焰的那一刻,突然感觉这股力量和天堂岛结界发生了交互,接着他仿佛看到一个色眯眯的白胡子老头正盯着这边看,在老头脚边还撇着一支金色的雷霆标枪。

白胡子老头看到费舍尔也没什么反应,只是举起食指放在嘴边,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这尼玛水太深了吧!费舍尔突然想到漫威里的奥丁,这两老头貌似都喜欢假死来着,我还是别掺和了!

一旁的安提奥普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只看到金色的火焰瞬间包裹住了费舍尔的身,随后又褪去,只留下手上的一点小火苗。

“这是我的超凡力量,灵能,我是个灵能者!”

“灵能?这是什么力量?”安提奥普惊讶的看着火光,这力量和她已知的任何神力都搭不上边。

“这是来自忠诚的力量,炬烛帝志,洞灭魍魉!其他的,很抱歉,我不能多说!”